逼近16万!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到159184例


▲彭志勇。图片/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

但意大利和中国不一样,不可能全国的医生都跑过来帮忙,只能自己想办法。所以我告诉他们,如果医生不够用,可以找麻醉科和心肺外科的医生,他们也按照我的方案组建了一个临时的医生团队。一周后,这家医院的医生联系我,说幸亏当时把ICU的床位增加了两倍,不然现在就“活不下去了”。因为后面意大利的疫情暴发了,病人的数量增加了很多,原先的床位根本不够用。

赵剡:对于国外来说,国内治疗的隔离确实很难复制。

赵剡:法国的医生也说,他们的病人,无论轻症还是重症都有肾功能损伤。我们国内的病人里,轻症病人基本没有肾功能损伤。

法国的医生还发现,很多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失去了嗅觉或者味觉。假如你在国外发烧、咳嗽,并且在没有鼻子不通的情况下失去了嗅觉,你可能连核酸检测都不用做了,你就已经确诊了。这让我们很吃惊。

新京报:病毒的这种变化,会让诊断和治疗更困难吗?

现在法国和意大利的病人很多,我们已经不知道病人在哪里了,普通人也可能面对病人。如果大家都承认医护人员面对病人时应该戴口罩,普通人难道就不该戴吗?每次交流,我都建议要让普通人戴口罩。

3月25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主任赵剡和加拿大温哥华总医院等多家医院近30名医生举行了第一场正式的线上交流会议,聊的都是很具体的临床问题,“比如国外患者的症状与国内有些差异,病毒是不是可能出现了变异?哪些病人的病情可能会变严重?如何避免进一步感染?”

境外输入第29例,男,38岁,中国籍,居住地英国伦敦。该患者自俄罗斯莫斯科乘坐航班(SU204),于3月28日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入境时体温36.6℃,申报有干咳、乏力和肌肉酸痛等症状,海关检疫排查后送往天津市河东区盛澜国际酒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29日咽拭子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经市专家组确诊为我市境外输入病例,分型待定;现正在转往海河医院,有关流行病学调查正在进行中。

随着时间推移,疫情开始在全球多地暴发,针对疫情的跨国交流越来越多,专家们的问题逐步触及临床操作。